“……”

    小表妹不敢说话,怕引火烧身。www.shixinshu.com

    她也没有想太多,就是觉得自己应该支持一下同为女人,而且势单力孤的表姐向冬晴。

    向冬晴这一路走来并不太容易,她也都了解,她觉得自己的想法或许幼稚,但有时候,亲情是不容因利益而辜负的。

    赵思清也是笑道:“是啊,这算哪门子亲戚啊!”

    赵玄黄缓缓地道:“你到底想做什么?”

    齐等闲抢在赵思清之前道:“有人死了,有人就应该偿命。”

    赵玄黄道:“那你应当去诉诸于法律,这正是你们所信奉的正义。”

    齐等闲道:“当法律不能够伸张正义的时候,那么,私人复仇便是绝对高尚且正义的。”

    谢天樵怒视齐等闲,说道:“好好好,放我的血,断我的手,割我的腰子,也是正义?”

    齐等闲看了他一眼,不屑冷笑,然后呸的一声一口唾沫直接吐到了他的脸上去。

    他根本就不屑跟这种人说话,谢天樵暗地里扶持恩特集团在光炀一带干了多少坏事,还用得着说吗?

    谢天樵是没有唾面自干的能耐的,被一口唾液糊住了脸之后,他愤怒不已,恨不得跟齐等闲拼命。

    “你最好不要乱来,也不要乱说话,不然的话,我保证有一百种方法让你活不过今晚,而且谢家还挑不出一点毛病来。”赵思清看都没看谢天樵一眼,嘴里却说出这样的一段话来。

    谢天樵听到这话之后,不由头皮发麻,脑海当中浮现出当年赵思清和齐不语搅和出来的那些可怕事件。

    于是,本来没有唾面自干本领的他,也只能强迫自己学会唾面自干了。

    赵玄黄笑了笑,没有说话,如果谢天樵真的上头了,被赵思清想办法给宰了,那才更加符合赵家的利益呢。

    “南洋的一切,你都看在眼里;北面的超级大国是什么结局,你也看到了。”赵思清缓缓地说道。

    赵玄黄转过身,缓缓往外走去,到了门口之后,道:“我等着你来给我陆战龙报仇。”

    齐等闲并没有因为这句话而愤怒,他的心境已是出奇的平静。

    至少,在与赵玄冥动手之前,都不会有什么大的波澜被惊起。

    谢天樵跟着小跑了出去,他走得有些狼狈,本是想着跟随赵玄黄来耀武扬威一番,结果却是落得个唾面自干。

    “赵先生,今天的来意是什么?”谢天樵忍不住问道。

    “来看看他们有没有后手。”赵玄黄面无表情地说道。

    谢天樵一惊,道:“看出来了吗?”

    赵玄黄道:“看出来了。”

    谢天樵道:“有没有?”

    赵玄黄道:“什么?”

    谢天樵道:“后手。”

    赵玄黄道:“有。”

    谢天樵道:“什么后手?!”

    赵玄黄转过头来,面无表情地看着他,道:“我又不是诸葛亮,我怎么知道!”

    谢天樵被问得语塞,道:“那怎么办?”

    赵玄黄道:“只能继续。”

    谢天樵道:“继续?”

    赵玄黄道:“是,已经到了这一步了,他们纵然有后手,也只能继续!我只但愿……”

    谢天樵见他久久不语,不由道:“但愿什么?!”

    赵玄黄道:“只但愿他们准备的这后手,不足够应付我们的攻势!”

    谢天樵有点毛骨悚然,当一个顶尖的棋手将胜利的希望寄望于对手会犯错或准备不足的时候,那就真的证明这个棋手已经快要无子可落了。

    赵玄黄当然是一个顶尖棋手,若是一开始,这个局由赵思清来发起,那么,他的准备将会更加充足,他发起的攻势将会比现在还要凶猛十倍!

    但这个局,偏偏是向冬晴在击溃了徐氏集团之后便立刻开始着手的。

    那时候的向冬晴当然不足够让赵玄黄重视,哪怕是现在的向冬晴,同样如此。

    “我们已经输不起了。”谢天樵咬着牙说道。

    “我们还能再输这一次,但输这一次的代价却是足够大的。哪怕我们最后一次赢了,这样的代价也都是大家不愿看到的。”赵玄黄淡淡道。

    “为什么还能输一次?”谢天樵谦虚问道。

    “因为还有赵玄冥。”赵玄黄道。

    “玄冥先生若是打死了齐等闲,那我们岂非能赢?”谢天樵惊喜道,他已知道赵玄冥踏入了全新的领域。

    “不能!就算他赢了,我们也还是输了,只不过那变革的速度会来得慢上一些,会让我们还能保留下一些实力来,不至于什么都没有。”赵玄黄说道。

    他觉得很累,倒不是因为说了这么多话很累,而是觉得跟谢天樵这样的蠢人说话很累。

    聪明人往往都喜欢和聪明人说话,就像他和赵思清一样。

    两人这次见面,几乎没说什么,但彼此对一些事情却又是心知肚明的。

    “那如果他输了呢?”谢天樵有点惊恐地道。

    “自然是什么都没了,甚至我连命都没了。”赵玄黄说道。

    “那我们呢?”谢天樵抿了抿嘴。

    “你们的权势没了,金钱没了。”赵玄黄道。

    “那岂非等同于是连命都没了!”谢天樵有些不能忍受地叫道。

    赵玄黄愣了愣,然后想了想,好像还真是如谢天樵所说这般,他们若失去了权力,失去了财富,沦落为了普通人,好像真的等同于让他们丢了老命一样难受。

    “所以我们要赢。”赵玄黄道。

    “没有人想输,他们也绝不会想输。”谢天樵脸色阴沉地道着,“所以,他们的后手一定非常可怕。”

    “那么,他们的后手在哪里?”谢天樵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起来。

    赵玄黄道:“或许在米国。”

    谢天樵道:“那我们得想办法阻断他们!”

    赵玄黄道:“齐不语在哪里?”

    谢天樵一怔,想起了那个不会说话,但是却又让很多人生活在阴影里的可怕男人来。

    “他一定在为这个后手保驾护航,所以才会在欧罗巴搞出一阵腥风血雨之后不见踪影!”谢天樵说道。

    “你还不算太笨,可惜,聪明得太晚了一点。”赵玄黄点了点头,继续往前走去。

    赵思清站在落地窗前,看着赵玄冥两人上了车,然后说道:“他看出来了。”

历史军事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豪门对照组绝不认输笔趣阁 美漫从五级变种人开始 光阴之主!最新章节 长生武道:从五禽养生拳开始全文阅读 我在仙幻模拟万界手无弹窗 小说天堂 灵魂小说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文学之泉 凝聚阅读 漫客文学 沙盒里的末世免费阅读 养生武圣:从泡脚开始免费阅读 我都成帝了,你说遮天是无限盒子最新章节 长生不死的我只练禁术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