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兄,你刚才说菡云芝的赔率是多少来着?”韩立笑着问道。

    陆云泽瞪了他一眼,“之前是一赔五,现在……一赔三吧。”

    “这种实力还一赔三?那可是顶阶防御法器啊!”韩立有些弄不明白。

    陆云泽用下巴指了一下菡云芝,“你仔细看看,那小姑娘本来法力就不足,现在都快透支了。下一场不知道能回复多少?”

    韩立皱着眉头沉默片刻。

    “陆兄,帮我押菡云芝。五十块灵石。”

    陆云泽看着韩立,正好对上他面具之下那双坏笑着的眼睛。

    “哦……”陆云泽恍然大悟,也跟着笑了。“记得让小姑娘演得像一点,不行就掺点别的药。”

    “这个不用你教我。“韩立笑眯眯地走向菡云芝。

    他别的没有,药多的是!

    陆云泽笑嘻嘻地看向其他六派擂台,他突然有了一些新的想法。

    ------------------------------------------

    数日后,升仙大会彻底落下帷幕。

    经过一番生死角逐后,七十人从数百修士中脱颖而出,即将加入越国七派。

    菡云芝自然也在其中。

    说来也是奇怪,这次的升仙大会发展无比的诡异。除了菡云芝外,竟有二十多个不被人看好的散修笑到了最后,明明这些人看起来被一次次地逼到了绝境,最后却总能掏出一些珍贵符箓或是奇特法器反败为胜,产生的结果就是这一届的家族修士损失惨重。

    而陆云泽……他赚麻了!

    在送别韩立和菡云芝之后,陆云泽搭着掩月宗的便车回到了宗门。

    趁着自己师父还没回来,陆云泽拿着一沓借条挨个还钱。在全部还完之后,他居然还剩下将近两千块灵石!

    所以说开宝局有什么了不起的,操盘才是真的血赚!

    此时的陆云泽踌躇满志,准备回去就给胜利飞燕号升个级。据他的估计,胜利飞燕号此时的战斗力已经不比一般的筑基中期差了,如果能多搞来一些高级材料,陆云泽有信心把它提到筑基后期的程度。

    只能说这死胶佬是真的人才,可惜脑子没用到正经地方。

    “陆师弟……”

    掩月宗,百机堂。

    燕管事一看陆云泽到了,心情瞬间跌落至谷底。无奈对方背景深厚,只能强笑着打了个招呼。

    “这是什么风把你吹到这了?”

    “燕师兄,你别紧张。我就来这找个人。”

    陆云泽连忙开口安慰了一下,他觉得自己要是不解释清楚可能会被这人强行轰出去。

    燕管事不敢大意,连忙问道“师弟这是来找谁啊?可需要师兄帮忙?”

    “不用,我……来了!”

    天边一道遁光急射而来,遁速极快眨眼便到了百机堂门口。

    遁光敛去,显露出一位二十岁左右的迷人女子,一举一动间,风情万种,顾盼生姿。明艳的眼眸微微流转,好似勾人魂魄的狐妖艳鬼,散发着惊人的魅力。

    燕管事心中一颤,连忙带着几名弟子上前行礼。

    “百机堂燕萧,恭迎霓裳师叔!”

    霓裳仙子含笑点头。

    陆云泽连忙上前,“霓裳师叔!”

    霓裳仙子眼眸微动看向陆云泽,忍不住叹了口气。

    “陆师侄,你的事我可听说了。师兄走前千叮咛万嘱咐,让你专心修炼,不要去碰那些奇技淫巧。可你这……”霓裳仙子烦恼地揉了揉眉心,“你就不怕你师父回来打断你的腿?”

    “霓裳师叔,我师父这人你又不是不了解,就是想的太复杂了。您看我这修为不是也没落下吗?”陆云泽忍不住砸了咂嘴,对自己师父颇为怨念。

    一旁的燕萧听出了一身的冷汗,这话题太高端他不是很敢听啊!

    大概是察觉到了燕萧的尴尬,霓裳仙子笑着对他微微点头。“燕师侄先去忙吧,我还有些话要对陆师侄说。”

    燕萧松了口气,连忙告退。

    霓裳仙子目送他走远,转过头来看着一脸无辜的陆云泽,气得瞪了他一眼。

    “炼气十一层,你还有脸说?以你的资质,若是不分神在这些外物身上,估计早就筑基了。”

    陆云泽一摊手,“师叔,我什么情况你也清楚。我的聚灵之体优势主要体现在吸纳和转化灵气的速度上,在结丹的时候我这体质还能增加一些成功率,筑基主要看的是灵根,我的灵根就不需要多说了吧?”

    霓裳仙子叹了口气,“你又转移话题,若是你能修炼到炼气顶峰,以师兄的地位难道还要不来几颗筑基丹吗?”

    “再说以你的才智,难道就真找不到增加筑基成功率的方法?”说这话时霓裳仙子眸光流转,显然对陆云泽的才智很是信任。

    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有时候真的大到吓人,陆云泽前世就是个能在三线小城里硬生生考上五道口职业技术学院的狠人。重生之后,记忆与思维能力明显又增加了一个档次。

    别的不说,他穿越十八年。踏上修仙路八年。这八年时间,他凭借一堆炼器典籍,几乎从零开始地搞出了胜利飞燕号这种真能实战的高达!

    当然前世胶佬的经验,科学的总结归纳方法,还有穿越者特有的脑洞,这些也给了他不小的帮助。

    看霓裳仙子对他这么信任,陆云泽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霓裳师叔,咱们先别说这个了。我这次过来其实是有两件好东西要献给师叔。”

    陆云泽献宝一样地从储物袋里拿出两个木盒。

    “这是……”霓裳仙子瞪大了眼睛,看着木盒里的两株灵药。

    “这是我之前在太南谷的一个隐僻山涧旁找到的。当时我一看这两株灵药长的这么漂亮,就知道它们肯定和霓裳师叔你有缘。”陆云泽说瞎话不打草稿,眼中满是真挚的情感。

    “我刚一回到掩月宗,就感觉到这两株灵药在蠢蠢欲动,我立马就明白了,这肯定是霓裳师叔你就在附近,所以赶紧来这百机堂等你。准备把这两株灵草物归原主。”

    霓裳仙子嘴角都有些绷不住了,但还是白了陆云泽一眼。

    “就两株灵草而已,还蠢蠢欲动?再说这掩月宗年轻漂亮的女修可多的是,怎么就是我的了?”

    陆云泽一摆手,“师叔别闹,掩月宗的其他女修拿什么和你比?这事连这两株灵草都清楚的很,我要是敢把它们给别人,现在它们都能跳起来和我玩命。”

    “还敢说这种话?你也是够不孝的,有这种好东西居然不先孝敬你师父。”霓裳师叔哼了一声,好像是有点生气。

    陆云泽也不傻,女人真生气假生气还是分得出来的。连忙笑着说道“师叔,以我师父的修为这灵草给他也没用啊。再说我要给他了,这灵草真和我玩命怎么办?”

    “油嘴滑舌!”霓裳仙子使劲绷着嘴角,“说吧,想要什么?”

    陆云泽一挑大拇指,“还是师叔你了解我。实不相瞒,我听说师叔你那里有一块混元晶。你看……”

    “混元晶?那可是炼制土属性法宝的材料,你要来做什么?”霓裳仙子疑惑地看着陆云泽,有些搞不明白他最近到底在研究些什么东西。

    “这个……”

    “陆云泽!”堂外一声巨吼,震得整间百机堂都在微微颤抖。

    陆云泽吓得脸色一白,连忙把手里的灵草塞给霓裳仙子。

    霓裳仙子也是下意识地把灵草收进了储物袋,然后才反应过来自己到底干了什么。

    一道五色遁光疾驰而来,强大的灵压压得空气都在微微爆鸣。

    来人穿着打了数个补丁的蓝衫,留着数寸长的一头短发,腰间夹着一个洗得发白的青布包,似乎是个极爱干净之人。但其脸上却满是油腻,黑乎乎的一大片,连真容都看不出来。

    此人乃是掩月宗结丹期第一人,以自创的无形遁法威震越国修仙界数百年的穹老怪。

    穹无极!

    ‘扑通’一声!陆云泽毫不犹豫地跪了下来!

    “师父,我错了!听我解释!”

武侠修真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