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云泽在心里叹了口气。算了,管他是不是主角,反正自己又不亏。

    “这太南小会其实就是七派牵头举办的,每五年一次,专为岚州小辈们开办。既是交易盛会,也是各大家族的小辈们出门交际的机会。”

    “同时也是为升仙大会造势,你知道升仙大会吧?”

    韩立脸上浮现出尴尬之色,“不瞒陆兄,在下之前都在一心潜修,确实不知道什么升仙大会。”

    “这样啊。”陆云泽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也没说什么。

    倒是韩立心里直打鼓。

    “那是越国十年一次的盛会,也是年轻修士拜入七大派的一个机会……”

    陆云泽将升仙大会娓娓道来,其实就是七大派摆下的擂台,众多年轻修士以打擂台的方式选出七十人。这七十人得以拜入七大派,同时得到一枚珍贵无比的筑基丹。

    “其实就是七大派用来分化散修的招数,没什么新鲜的。”陆云泽一摊手,“越国修仙界所有的资源几乎都被七大派垄断,尤其是进阶筑基必须的筑基丹,那更是捂得死死的。散修看不见前途自然要闹事,七大派虽说不怕但也确实麻烦,所以就想出了这么个主意。”

    “这样啊……”韩立目光闪动,沉吟不语。

    “韩兄,我劝你一句。”陆灵泽目光凝重地看着他。“千万别想不开去打擂台!”

    韩立抬起头笑了笑,“陆兄多虑了,我对自己几斤几两还是有数的。”

    陆云泽看着他,突然也笑了。

    “你不会真以为七大派会把筑基丹就这么给散修吧?”

    韩立一愣。

    “你要知道,这筑基丹可不光散修缺,各大家族也缺得很。”陆云泽嘴角带着不屑的笑意,“升仙大会,说是给散修一个机会。可实际上散修哪比得过修仙大族出来的人。”

    “灵石,法器,符箓……这些东西修仙大族一样不缺。散修呢?恨不得一块灵石掰成两半花。”

    “大家心里其实都清楚得很,这升仙大会的筑基丹其实就是给那些修仙大族子弟准备的,顺便还能给他们扬名。就算偶尔有天赋卓绝的散修,侥幸杀进十人之中,那七大派倒也不亏。毕竟这种散修必是几十年不遇的奇才。”

    “老韩,每次升仙大会都有无数散修前仆后继地过来参赛。最后死伤无数,却又不知悔改。”

    陆云泽叹了口气,“他们也不是傻子,这些事他们也明白。只是散修实在前路无望,所以只能带着那一丝侥幸,试着用命搏一个几乎不存在的可能性。”

    韩立呆呆地看着他,半晌过后脸上露出一抹苦笑。

    “这么说来,散修还真是一点希望都看不到。”

    “那倒也不是,如果你是天灵根或者异灵根的天才,那你还是很有希望的。或者灵根属性不行,但体质特殊,那也有那么一点机会。”

    韩立灵机一动,突然问道“陆兄,有什么办法可以检查自己的灵根资质吗?”

    “有啊。”陆云泽反手一拍储物袋,一颗水晶球出现在他的手中。

    “来,把你的法力输进去。”

    韩立沉吟了一下,默默地伸出手按在水晶球上。

    水晶球微微一颤,亮起青蓝红黄四色光芒。

    “四灵根啊。”陆云泽叹了口气。

    韩立也显得极为沮丧,虽说他早就猜到自己资质一般,但猜测和实锤是两回事。

    “你也不用这么失望。”陆云泽劝了一句,一把拿过水晶球。

    伴随着法力输入,金青蓝红黄五色光芒齐放。

    “你看,我的灵根比你还差。”

    韩立一惊,下意识地感应起陆云泽的法力来。

    “陆兄怕不是在骗我?”韩立苦笑一声,他竟没能感应出陆云泽的具体修为。

    这只能说明一件事,陆云泽修为远在他之上。

    “我没骗你。”陆云泽法力运转。

    韩立这次看得清清楚楚,炼气期十一层!

    “我的灵根确实是最差的五灵根,但我的体质和常人不同,是罕见的聚灵之体。”

    陆云泽向韩立解释了一下灵根与体质的关系。

    打个比方,如果说普通人一天能吸收的灵力是10,那么天灵根能转化为己用的法力就是10,而五灵根修士能转化的法力大概只有2。

    以上是普通人的情况,而修仙界有些人天生体质奇特。比如陆云泽的聚灵之体,他一天能吸收的灵力大概是50甚至有可能更高,主要受身边灵气浓度影响。所以他的修炼速度其实并不比天灵根或者异灵根修士慢多少。

    当然这个数值并不准确,只是方便大家理解。

    “所以说你虽然灵根不行,但是你年纪轻轻就练到炼气八层,你的体质可能和我类似也说不定。”陆云泽安慰道。

    此时陆云泽已经基本肯定韩立是主角了。

    姓韩,而且四灵根资质能在不到二十岁练到炼气八层。这货要不是主角……

    陆云泽连忙刹住!

    先稳一手,万一他真和自己一样呢。

    韩立只能摇头苦笑,他心里还是有逼数的。

    他也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继续纠缠下去,连忙换了个话题。

    “陆兄既然是掩月宗的高徒,那来这太南小会是为了什么?”

    “搞钱。”

    “……”这个回答太过直白,韩立都愣住了。

    陆云泽叹了口气,“韩兄,我那飞燕号帅不帅?”

    “帅!”韩立毫不犹豫地答道。

    韩立这话是真心的,他是真的觉得这又大又硬又金光闪闪的大家伙很帅。

    “用灵石换的。”陆云泽看向远方,目光有些空洞。

    众所周知,玩高达烧钱,造高达更烧钱!

    制造飞燕号动用了陆云泽这些年的所有积蓄,就这还欠下了不少外债才勉强凑齐成本。

    为了能凑齐这些灵石,陆云泽很不厚道地在欠条上签了他师父的大名。

    如果不及时把欠债还上,等他师父云游回来得知这件事,那……

    陆云泽摸了摸自己的膝盖,到时候可能真的要和它们说再见了。

    “陆兄……”韩立开口打断了陆云泽的矫情。“前面就是太南谷吧?”

    陆云泽抬头,面前是一片迷雾。

    看着面前的迷雾,陆灵泽眉头渐渐皱了起来。

    “陆兄,怎么了?”韩立看陆云泽表情不对,下意识地后退了半步。

    “禁制全开?出什么事了吗?”陆云泽拿出一张传音符,嘴里念念有词。随即手腕一抖,传音符化为一道火光射入迷雾之中。

    韩立眼中满是好奇之色,但却没说什么。

    “一般来说太南谷的禁制在太南小会期间是不会完全打开的。”陆云泽解释了一句,“这种情况看起来不太对劲,恐怕最近有什么变故才会如此。”

    韩立点点头,脚下又不留痕迹地退了半步。

    “话说韩兄,你身上有什么可交易的东西吗?”陆云泽突然问道。

    “五年一次的太南小会,再加上不久后的升仙大会。在这个时间点上,所有修士都会不计代价地提升自己的实力。以往有什么不肯示人的好东西这个时候都会拿出来,只求能换到突破修为的灵药或是高等级的法器,让自己在升仙大会上的胜机增加那么一分。”

    “趁这个机会,可是能淘到不少好东西呀。”

    韩立眼神微动,嘴里笑着说道“陆兄见笑了,在下一介散修哪有什么别人看得上的东西。最多也就是几张灵符了。”

    “哦?”陆云泽瞥了他一眼。

    这人是真的没有还是在这和我演戏?他手里不是应该有一瓶金坷垃吗?

    韩立目光诚恳,表情淡然。

    此人难道是在试探我?他有什么目的?难道说我暴露了什么?继续跟着他会不会有危险?以他的修为实力如果翻脸,自己应该如何应对?

    就在两人互相飙戏的时候,他们面前的迷雾突然翻涌起来,左右一分显出一条看不见尽头的小路。

    路上一位老者笑呵呵地迎了上来。

    “陆师弟,一路上可还顺利啊?”

    “周师兄……”陆云泽态度似乎郑重了一些,但还是笑嘻嘻地说道“一路上还算顺利,只是遇见了几个想要杀人夺宝的散修。”

    “这些散修,越来越无法无天了!”老者冷哼一声,转过头看向陆云泽身边的韩立。

    韩立顿时觉得周身百脉被他看了个通透,下意识地运转起天眼术来。

    结果令他浑身冰凉!那老者全身法力混元一体,竟根本看不出深浅。

    哪怕是陆云泽都没给过他这种感觉。

    一个猜想闪电般划过他的脑海,韩立连忙深施一礼。

    “晚辈韩立,见过前辈!”

    老者笑着点了点头,“道友身为散修,年纪轻轻竟能将功法练到炼气八层,实在不易啊。”

    “周师兄,这位是我在路上认识的朋友。”陆云泽笑着解释了一句。接着脸色突然郑重起来。“师兄,我刚刚看到这太南谷禁制全开。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有几个散修失踪了而已。”老者摆了摆手,看起来有些无奈。

    “估计就是被杀人夺宝了,几乎每次太南小会都会发生这种事。今年只是发生的较为频繁,结果就闹得人心惶惶。没办法,只能把禁制完全打开,好安那些散修的心。”

    韩立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头,此人话语间流露出的态度让他极为不满。

    “原来如此。”陆云泽脑中浮现出刚刚得到的符箓和法器。他总觉得这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武侠修真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