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人先是被陆云泽身上的异状弄得心里一惊,随后看他不闪不避,脸上顿时露出兴奋之色,心中也涌起一阵难以形容的痛快。

    同时被六件顶阶法器联手合击,任他手段通天也不可能幸存!

    什么高人弟子?在这禁地之内身份再显赫又有什么用?现在还不是要死在他们这群人的手上!

    一想到陆云泽储物袋中那一件件宝贝,六人心中贪念大起的同时,也连忙和其他人拉开了一些距离。

    所有人都明白,陆云泽死后,六人间必有一场厮杀!

    不光是为了独得他身上的宝物,更是为了灭口!

    六件法器击下,掀起一阵刺目的六色灵光。爆裂的灵气彼此碰撞,宛如一场无止歇的连环爆炸,强烈的冲击波甚至将六人击退数丈之远。

    灵光散去,六人连忙抬手召回法器。

    “啊!”

    众人都还没来得及查看陆云泽的尸体,便听到巨剑门弟子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五人心里一激灵,下意识地扭头看去。

    那巨剑门弟子面容扭曲地看着他们,眼中满是难以置信的神色。他的胸口多出了一个巨大的血洞,五人甚至能透过他直接看到他身后的石壁,还有胸腔中残存的小半肺部,和诡异消失的心脏。

    巨剑门弟子张了张嘴,却什么也说不出来。他的瞳孔在强烈的不甘中渐渐失去了焦距,身体如同烂肉一般瘫倒在地。死相无比凄惨。

    天阙堡弟子在六人中年纪最小,只有十七八岁的样子。

    一看这巨剑门弟子死得如此惨烈,顿时惊得后退数步,要与他的尸体拉开距离。

    就在这时,他的耳边突然响起了风声。

    下一秒,他的眼前只剩下一片黑暗。

    剩余四人眼睁睁地看着天阙堡弟子半个头颅不翼而飞,一个个好似被寒风灌顶,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要凝固了。

    “跑!”不知是谁突然嘶吼一声,那声音中的惊恐几乎要化成实质。

    灵兽山弟子放出一只巨大黑豹,一个纵身便跳到了它背上。三个黄枫谷弟子全身黄光一闪,联手化作一道黄色长虹,以极快的速度贴地而行。

    其中修为最低的那位炼气十二层弟子惊恐地回头望去,却只看见那黑豹与其主人被整整齐齐地一分为二。

    顿时一股寒意涌上心头,心中不禁大为懊悔。想不明白自己怎么就贪心作祟,跑来招惹这么个煞星!

    突然,他的身子一轻。整个人轻飘飘地飞到了天上。

    他疑惑地皱了皱眉,有些想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直到他看见了三具无头死尸,身上还穿着黄枫谷特有的黄衫。

    “原来我死了啊。”黄枫谷弟子恍然大悟,接着便彻底失去了知觉。

    陆云泽再次出现,全身青白二色灵气流转,身披符文散发着淡淡的光芒。

    他的头上戴着一副昆虫复眼般的眼镜,手中还拿着一把奇薄无比,仿佛琉璃材质的短剑和一只漆黑如墨隐有符文流转的锥形手刺。

    “极速作战的效果不错,就是这场面……”陆云泽摘下眼镜,看着六人残缺不全的尸身,略感反胃地皱了皱眉头。“有点少儿不宜啊。”

    “陆兄……”一个熟悉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韩立从石壁的阴影处走出,看着这满地的血腥,脸上没有露出丝毫不适之色。

    “老韩。你怎么在这?”陆云泽脱下身上外骨骼,好奇地问道。

    韩立微微一怔,接着心里竟有些感动。

    之前他刚进禁地不久,就机缘巧合地遇上了掩月宗的多宝女和天阙堡的狂人封岳,一番大战之下甚至不惜用了一颗天雷子才活到了最后。

    与二人这一场大战过后,韩立本不想再惹事,所以听到不远处传来阵阵灵气爆裂之声,韩立想也不想就要绕开这是非之地。

    然而匆匆一瞥,他竟在那灵光之中看见了被人围困的陆云泽。

    眼看他形势危急,韩立一咬牙运起罗烟步和新得到的靴子法器,手中拿着刚入手不久的透明丝线,就要加入战团。

    原本他想的是出其不意先击毙二人,给陆云泽留出钻进胜利飞燕号的时间。然而没想到多日不见,陆云泽已经更新了装备,电光火石间便将这低阶弟子中的六位精英全部斩杀。

    韩立看着陆云泽,无奈地两手一摊。

    “本来想帮忙的,现在看来不用了。”

    “那我先谢谢了。”陆云泽咧嘴一笑,弯下腰十分熟练地在六人身上摸出了储物袋。“老韩,这里距离中心区还有一段距离。要不咱们两个组队吧?”

    陆云泽看着韩立的眼神直冒金光,像是看到了财神爷下凡。

    来了!终于来了!终于能和主角一起下副本了!

    韩立沉吟了一下,笑着点头说道“也好,接下来这段路就拜托陆兄了。”

    在见过这一地的尸体后,韩立对陆云泽的实力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的判断。

    在他看来,陆云泽在这禁地之中就是独一档的存在。韩立甚至都怀疑,整个禁地能不能找出一个能对陆云泽造成威胁的人。

    与这样一个人组队,别的暂且不论,首先自己的安全就得到了极大的保障。

    更别说陆云泽的人品也说得过去,和他组队起码不用担心被队友背刺。

    “陆兄……”韩立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对着正在清点战利品的陆云泽有些不太好意思地笑了笑说道“你那里还有养气散吗?我想再换一瓶。”

    陆云泽顿时瞪大了眼睛。

    你还真把那一瓶都吃了!那玩意儿又不是糖豆你不怕吃出问题啊?

    韩立一拍储物袋,拿出一个栩栩如生的傀儡弓手递给陆云泽。

    “陆兄,我用这个交换。你看……”

    ‘嗖’的一声!韩立手里的傀儡弓手瞬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瓷瓶。

    韩立笑眯眯地收起瓷瓶,拿一个用不了的傀儡换一瓶合用的丹药,这场交易无论怎么看他都不亏。

    而陆云泽……这么说吧,他的口水都快流到脚面上了!

    只见他一甩手,那巴掌大小的傀儡瞬间化为等身大小的威武弓手,五官栩栩如生,带有一种不怒自威的刚猛气质。

    韩立心里一惊,他早就知道陆云泽神识强大,可没想到他居然能分裂神识驱动傀儡。

    那可是筑基期修士才有的本事啊!

    陆云泽根本没有理会震惊的韩立,他整个人像是痴汉一样,对着傀儡弓手前前后后,左左右右,上下其手,来回摩擦。

    看得韩立全身直冒鸡皮疙瘩。

    “嘶!这手工!这关节!这设计!这构思……天才啊!”陆云泽激动地眼冒精光,看那架势好像狗见了骨头,恨不得冲上去用舌头从里到外仔仔细细地舔一遍。

    “材料通灵……不对!是将整个傀儡赋予灵性!这点子谁想出来的?”陆云泽都快高兴疯了,本来以为这个现实过头,一点都不浪漫的世界里只有他一个人在高达手办这条路上艰难前行。

    没想到啊!吾道不孤啊!

    ‘刷’的一声!陆云泽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两把金光闪闪的改锥,兴奋地直喘粗气。

    “老韩,你先等我一下!我这就把这东西拆开看看里面什么样!”

武侠修真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