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

    下方的洼地处有七八间白色石屋,伴随着一声闷响,一股黑烟从一间石屋内冒了出来。

    一个矮粗青年跌跌撞撞地跑出石屋,身上满是黑色的烟尘。

    “陆云泽!你又……咳!”话还没说完,青年便俯下身子剧烈咳嗽起来。

    陆云泽鼻子一动,忍不住砸了咂嘴。

    “早就和你说过了,炽火石没有紫玉做稳定剂一定会爆的。”

    “胡说!只要能控制住温度,那……”话说到一半,齐云霄便看到了石屋的惨状。

    此情此景,不管他说什么都没有任何说服力。

    “快点把阵法打开,给你看个好东西!”陆云泽一摇手中玉简,神色无比兴奋。

    齐云霄撇了撇嘴,抬手放开周围禁制。

    “不会是你上次说的胜利飞燕号二号机吧?”齐云霄怀疑地看着他。

    “二号机不着急,先看看这个。”陆云泽刚一落地,便迫不及待地将玉简抛向齐云霄。

    接过玉简,齐云霄一边嘟囔着一边把神使探了进去。

    “不是二号机还能是……嘶!”齐云霄猛地停住,神识无比专注地阅读着陆云泽的设计。

    “御风诀、神行术、疾行法、清风咒……完全舍弃防御攻击和飞行,专注于速度。”齐云霄的表情有些纠结,“把这么多的功能集中到一个机体上,这么干会很臃肿的。”

    “还是精简一下吧,把功能集中到爆发速度,保护还有灵活性上。”齐云霄在设计图上修修改改,陆云泽也不在意,单论炼器术齐云霄还在他之上,拿设计图过来就是要他给意见的。

    “防御力不用太高,足以负担高速移动产生的压力就行。”陆云泽开口说道“灵活性还是要加强,不过主要还是强化爆发速度。不必纠结材料强度问题,多做几个备用零件,可以随时更换维修。”

    陆云泽接过设计图,“高速战斗本就是电光火石间,所以不用过多考虑材料的负担和耐用性。主要先把爆发提上去。”

    “好,不过那就没必要增加护甲了,直接用防御法术代替就行。”

    “这个可以!”陆云泽脑中灵光一闪,“这样吧,咱们直接……”

    二人聊得兴起,干脆席地而坐,在地上画起各种材料与设计。

    在探讨了大半天之后,两人这才算是把设计图定了下来。随后进入到正式的制作阶段。

    -----------------------------------------

    十天后,陆云泽脚踩一把飞剑直奔天星宗坊市而去。

    最新型号的法器制造完毕,过程甚至比陆云泽想象中的还要顺利。

    按齐云霄的说法,这应该是因为陆云泽的炼器术又有精进。

    二人测试了一下新型法器的威力,结果相当喜人。这版法器舍弃掉所有的攻击和防御能力,换来了堪称神鬼莫测的速度。

    在极速状态下,齐云霄甚至连它的影子都看不见。

    除速度之外,法器的整体坚固程度也相当不错,只是一些关节连接处的零件无奈地成为了消耗品。

    陆云泽现在正要去坊市购买一些常见的炼器材料,多做十几套零件出来好方便随时更换。

    “这东西有点慢啊。”陆云泽有点后悔把穿云梭换给韩立了。

    习惯了胜利飞燕号的极速,突然换成这种飞剑难免心里有落差。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飞燕号太过招摇,一个不小心就会给齐云霄带来麻烦。

    “不知道韩立在黄枫谷怎么样了。要不一会儿去看看他?顺便问一问血禁试炼的事。”陆云泽心里想着。

    陆云泽敢肯定,韩立绝对会在这里面插一脚。毕竟这种试炼一听就知道是主角前期的副本。

    对陆云泽来说这也是件好事,毕竟主角前期副本,不可能有多危险。

    按他的猜想,这次试炼再危险也不会超出炼气期的范围,撑死来个筑基。那就没什么好怕的了,有胜利飞燕号在,自己在里面完全可以横着走。

    就在陆云泽按他那点经验臆测未来剧情走向,并且没有一点逼数地给自己插旗的时候,下方突然升起五道光柱。

    “又来?”陆云泽在心里暗骂一声,反手放出一面圆盾护在身前。“怎么哪都有这种拦路抢劫的劫匪?这修仙界的治安差得有点离谱啊!”

    陆云泽四处看了看,不知不觉间他已经飞到了一处密林上方。那五道光柱就是从密林中升起,隐隐组成一个五行阵法,将他困在了里面。

    “不知道是哪位朋友在此办事?在下掩月宗陆云泽,打扰了。”陆云泽一踩脚下飞剑,迅速降落到地上。

    密林幽深寂静,没有一点声音。

    陆云泽皱起眉头,神识全开搜查四周。他刚刚已经报了名字,对方却没有任何回应,也没有解除阵法的意思。

    这事就有些蹊跷了,正常低阶修士杀人夺宝,下手的对象都是散修。像陆云泽这样有背景的大派弟子,一般没有人会招惹的。除非下手的人有十足的把握。

    陆云泽眉头一皱,看向左侧密林深处。

    “这位道友,你搞这么大阵仗不会就是为了拦路打劫吧?”

    密林深处,一个黑袍遮身的人影缓缓走出。看其身上的灵力波动,足有炼气期十二层修为。

    陆云泽举起双手,友善地笑了笑。

    一道纤细的蓝光突然从那人身后破土而出,直奔他后脑而去。

    ‘嗡’!

    一道金色光罩一闪即逝,蓝光被轻而易举地弹飞出去。

    那人抬起头,黑袍遮挡下的视线冰寒刺骨,带着滔天的煞气滚滚而来。

    陆云泽面前仿佛出现了数不尽的冤魂厉鬼,哀嚎着要把陆云泽也拖进地狱!

    恍惚间,陆云泽好像看见了所有被他所杀的人。他们哀嚎着、大笑着,伸出凄惨的鬼爪要将陆云泽活生生撕碎!

    “呔!”陆云泽怒吼一声,不亚于筑基修士的神识瞬间爆发,强行驱散了面前的幻觉。

    刚一恢复清醒,陆云泽想都不想地一点身前圆盾,使其体积放大十几倍,宛如铜墙铁壁一般挡在身前。

    白光大放!五道新月形刀片散发着白蒙蒙的灵光迎面而来,正好被突然放大的圆盾挡住。

    圆盾颤抖之下,表面上被切出了五道深深的刀痕。

    “咦?”

    “艹!”陆云泽和那黑袍人影几乎同时发出了惊讶的声音。

    陆云泽咬着牙,忌惮地看着黑袍人。

    同时使用五把法器,这个陆云泽也能做到。但那是因为陆云泽两世为人,神识超常。

    这人算怎么回事?

武侠修真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